第97章 诬陷

  陆瑾引紫血宝马出手,黑衣人顿时间暗道,“不好!”
  他立马就是赶紧撤退,试图挽回自己的损失,紫血宝马是混元境界灵兽。
  它仰天长啸瞬间,一道火焰从紫血宝马笔尖冲出,目标正是黑衣人长剑,哗的一声。
  陆瑾都没有出手,黑衣人就扛不住,整把长剑被紫血宝马喷融掉不提,他本身也是被一把火烧到。
  这要不是他关键时刻甩去头上黑衣,恐怕已经殃及到其他地方。
  “可恶,紫血宝马今天什么情况,平日里也没见它多管闲事,真尼玛倒霉!”
  黑衣人赶紧撤退,反正今天目的已经达到,他却是不知道,紫血宝马的异常全是源于陆瑾。
  这事要被外人知道,恐怕会惊呆一群人,剩下那部分人直接当成笑话听。
  陆瑾对此丝毫不在意,养兽诀下,压根就不费力,此时此刻他心中目光反而放在黑衣人身份上。
  紫血宝马张口喷火,自然不是偶然,陆瑾当时两眼紧紧盯着黑衣人。
  那家伙一路上足够谨慎,可最终还是被陆瑾发现,杨光临这家伙真以为换成衣服上来就忍不住他,简直想太多。
  杨光临想要跑路,紫血宝马在旁边,他已经无法做其他事情,是以非常果断的撤退。
  这事要换成其他人遇到,说不得真会轻易让杨光临跑路成功,可盯着他的是陆瑾。
  “哪里跑!”
  陆瑾抬手就是一道剑指,猛然的食指化作强力武器,狠狠的隔空给张光临来上一下。
  杨光临忙着跑路,哪里有时间想这些,面对陆瑾一记剑指,他也只是立即防御,噗的一声。
  他整个胸膛就被陆瑾一道剑指轰破,眼看着杨光临整个人都要被陆瑾干掉,突然的,旁边大树上一道身影摇曳,脚步声可以说非常的小。
  “什么人?”
  陆瑾瞬间就反应过来,张口一问,抬眼立马看过去。
  刚才那个脚步声,寻常人可能感觉不出来,陆瑾不会,他早就已经盯着,要不是陆瑾派润生在自己屋中躺着,陆瑾早就已经发现这位。
  杨光临不傻,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赶紧跑路,经由暗中这位,他总算成功跑路。
  “哎呀我的妈,陆瑾这小子实在是太阴险,竟然趁着我被宝马轰炸瞬间出手,这个场子我一定会早回来的。”
  “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啦。”
  陆瑾连连摇头,暗中掌控润生,直接将另外一批人送到他房间的东西淘出来。
  第二天,一大早。
  陆瑾和大部分外门弟子一样哈刚刚起来,外面就传来一大批的脚步声,光听这数量,陆瑾大概估计,人数超过十位。
  “快,敢对大长老紫血宝马下毒的人肯定还在剑宗内,大家一个地方也别放过,全部房间都要检查一遍。”
  “陆瑾那家伙住哪里,昨天最后一个接触紫血宝马的人就是他,整个外门最有可能准备下毒之人肯定是他。”
  “嘿嘿,这事不管是不是陆瑾干的,带头的人中有义明长老一脉的执事,陆瑾怕是没有事也会搞出事!”
  杨执事丝毫不理会这些人如何讨论的,一个劲的就往陆瑾住所方向跑,这要不是提前询问,他还真不清楚陆瑾住的地方如此偏僻。
  陆瑾在屋里头整理东西,吴外已经有众多外门弟子汇聚,杨执事顿时松口气。
  他最怕的就是陆瑾直接跑路,完全找不到,毕竟今天搞这一出,他可是准备许久,为此连中立法执事钟山海都请来,目的就是找理由将陆瑾赶出宗门。
  现在看到陆瑾还在,他顿时间边信心十足,至于赶出北仓剑宗后,陆瑾会如何,那已经不归他管,是死是活跟他无关。
  “哎呀喂,这不是我们杨执事,要不要我叫起其他还在睡觉的外门弟子。”
  “不用,老夫严重怀疑你小子对大长老的紫血宝马下毒,进去搜!”
  杨光临一个抬手,身后几个杂役已经上前,这些都是他亲自培养初来的弟子,个个有望外门弟子,纯粹是用来投资下注的。
  现在这么一个机会,杨光临自然是带这些人过来见识见识市面,免得他投资损失惨重。
  “桀桀,执事大人放心,小的们定将陆瑾师兄方面好好的搜查一遍,绝对不会让任何地方有所遗漏。”
  “说的好,山海执事也里边请吧。”
  杨光临让自己手下小弟进去后,顺势也开始邀请钟山海做个见证。
  他可不想今天这事出现什么意外,陆瑾这事,杨光临计划有一会,陆瑾本身他可以不怕,但义暗长老那边不行。
  钟山海正好去他家里做客杨光临脑海灵光一闪,顿时有今天这么一出。
  那些个杂役弟子,忙活半天,压根就检查不出什么,杨光临神色自若。这事非常正常。
  陆瑾屋里藏这种东西,要是不隐秘哪里可能,是以打从一开始杨光临就没有想过让杂役弟子找到。
  钟山海也顺势在陆瑾房间内走个不止,脚下步伐可以说非常的有特点,有杂役弟子看的直接眼花缭乱。
  杨光临丝毫没理会钟山海这个执事,此时此刻已经差不多,好戏总算要上演。
  陆瑾这个家伙房间里的毒也该出现,杨光临嘴角带笑,非常娴熟自然的寻找起来,没有一会的就将手伸进自己藏的下毒之处。
  “怎么可能没有,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!”
  杨光临刚一查觉,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,暗中小声嘀咕一句,心中想个不停,陆瑾这个时候也走过来,淡淡的一句。
  “杨执事这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毒在这里,你如何知道的。”
  “嘿嘿,哪里的话,这里面没有毒,我刚才只是一时脑袋不灵光,胡说八道的。”
  杨光临笑面嘻嘻的回应,陆瑾站在旁边,静静的看着他糊说,这话骗谁呢。
  陆瑾昨晚发现有人潜进屋中,杨光临刚才那里正是藏东西之处,他这话貌似连钟山海都不太信。
  “是吗,我看是你想诬陷陆瑾吧。”
  钟山海脚下一踏,顿时整个房间由阵法覆盖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