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游戏竞技>我在木叶玩火影> 暗部比较好,所以我选普通忍者

暗部比较好,所以我选普通忍者

  在曦羽的锻炼中瞬间来到了晚上。
  “我是暗部的,大人请你走一趟。”一个身着暗部服装的人敲响了曦羽家的门。
  不过这个人怪怪的,有点不像是火影的暗部成员。
  “我曦羽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说NO。”曦羽可不傻,眼前的人分明就是团藏手下的暗部——根组织中的人,没准自己去了就回不来了。
  “那你就别怪我动手了。”根部成员被拒绝后显然有点不耐烦,把手伸向了曦羽。
  “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?我反手一个猴子偷桃。”曦羽身上的阴招可不少,只是没有机会施展,眼前这个根部的成员没安好心,所以曦羽准备让他体验一下前世的招数。
  “啊!”
  裆部被猛捶一拳,根的成员痛苦地闷哼了一声,双手捂着裆部,看起来十分滑稽。
  “小鬼你惹火了!”根部成员此时动手可不是伸手抓人了,而是直接使用忍术。
  因为现在是大晚上,根部成员不方便使用大范围的忍术和有噪音的忍术,不然他可能把曦羽的房子给拆了。
  “土遁......”
  根部成员印还没结完就感觉到胸口受到了重创,一股腥甜涌上了喉咙,直接吐了曦羽一手臂的血。
  “怎.....怎么可能?!”根部成员可能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,死在一个小鬼手上,死的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。
  “哼!团藏派的是什么臭鱼烂虾,连千鸟都躲不过去,怕是连特别上忍都不是吧。”曦羽吐槽了一句根部成员的实力后给他来了个火葬,一发豪火球给人家尸体烧成了灰。
  “把我衣服都弄脏了。”曦羽看着沾满根部成员鲜血的衣服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,团藏那个狗贼,这次是掏你手下心窝,下次掏你的裤裆!
  曦羽心中想着恶毒的鬼点子,边想边换下自己被弄脏的衣服。
  “这个衣服不好处理啊。”曦羽看着洗不下去的鲜血,索性把衣服也给火化了,然后换上自己的另一套衣服。
 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曦羽获得白金之星后就往承太郎的方面发展了,衣服品味和语言都沾染了一丝承太郎的感觉。
  『恭喜宿主解锁连环任务:职业选择』
  『宿主可选择根部;暗部;普通忍者;叛忍』
  『选择每个职业都会触发一系列任务』
  “我感觉暗部比较舒服啊。”曦羽考虑着每种职业的全面性,根肯定是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去根的,叛忍目前也不行,也许以后可以,目前可供曦羽选的只有普通忍者和暗部。
  “不过这样鼬和水无月老师都会面临组队困难,算了我还是选普通忍者吧。”想了想鼬和水无月又想了想暗部的制度,曦羽感觉还是好好当个普通忍者比较好。
  “我选普通忍者。”曦羽控制白金之星点了点普通忍者。
  『宿主选择职业:普通忍者』
  『宿主达成成就:不忘初心』
  『宿主获得奖励:火属性亲和10%』
  『火属性亲和:使用火系忍术加强10%,查克拉消耗降低10%』
  “虽然对我来说用处不大,但聊胜于无。”曦羽看到奖励后内心毫无波动,毕竟他又不是玩火遁的,如果给他加强一下白金之星他可能要起飞了。
  “哼!此子果然天赋过人,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就留不得他了。”团藏感知到派出去的根部成员的死亡,一脸阴沉地说道。
  “今天就让你们休息一下吧,我们要不去玩点娱乐。”水无月破天荒的迟到了,要知道水无月可从来没有迟到过一分一秒。
  “听说南边有一条娱乐街,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玩玩。”果然又是鼬出主意,鼬好像木叶中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,除了那些机密。
  “你们要玩点什么?”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老板见到三人走过来,问道。
  “我们先玩捞鱼吧。”这种娱乐自然是水无月出钱,水无月递给了老板一百两,老板接过钱后给了三人一人一个捞鱼的小玩意。
  “扑通”
  水无月第一个捞,然后也是提起来的一瞬间渔网破了。
  “这东西有问题,不用查克拉根本捞不到。”曦羽见水无月失败后细细检查了一下手中的小玩意,发现中间的渔网本身就快破了,又如何承受鱼的重量。
  “这条鱼好可爱。”鼬指着一条金色的鱼说道,这条鱼跟其他的鱼一样,个头明显的比其他鱼大一点,而且肤色也显得更加高贵。
  “扑通”
  又是一个鱼儿落水声,这次鼬的渔网倒是没破,只是被那条金鱼跳了出去。
  “智力比较高吗?”曦羽细细打量了一番金鱼,发现金鱼体内的能量似乎是要比其他鱼高不少,也不知道是天生还是人为。
  “那我就要你了。”曦羽感觉鼬似乎挺喜欢这条鱼,于是准备捞上来送给鼬。
  “算了,不那么麻烦了,白金之星。”曦羽可不想渔网被撑破或者被那条鱼跳了出去,鼬刚刚显然是用查克拉加强了渔网的韧性,但这条鱼确实难抓。
  不过哪怕是鲨鱼有白金之星在也能给你抓上来。
  “鼬,这条鱼送给你了。”曦羽把“捞”上来的鱼丢进水桶里给了鼬。
  “谢谢。”鼬也没有推辞,毕竟曦羽专门给他抓的,他如果在那推辞就显得很做作了。
  “自制章鱼烧,五百两一位。”
  一个叫卖声吸引了三人,水无月把钱付给了那个老板,三人便走进店里开始制作章鱼烧。
  “可恶。”曦羽可能天生不适合做章鱼烧,曦羽做其他东西都很好,可是章鱼烧却做的一团糟,还把面粉糊在了脸上,这一幕显得有点滑稽。
  “哈哈哈,曦羽你这个样子太搞笑了。”水无月嘲笑着曦羽,毕竟曦羽难堪可不好见到。
  鼬倒是没跟着水无月一起笑,他一个人在专心地做着章鱼烧。
  “做好了。”鼬把做好的章鱼烧慢慢放进盘子里,开始品尝起来。
  “鼬,你做章鱼烧非常有天赋啊。”曦羽和水无月停止了打闹,品尝着鼬做的章鱼烧,异口同声地发出赞叹。
  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