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一章 重逢恨晚

第一章 重逢恨晚

  六一刚过,天然烤炉火热上线,尤其是大中午,骄阳烘烤着大地,人在太阳底下多站一秒都有被烤化的风险。
  廖宴刚从樊市回来,还没有正式回局里报到,趁着假期清闲,打算把车验了,快到日子了。
  为什么会选择大中午最热的时候去?还不是某人缺心眼的认为中午人少。
  没错,是人少,但凡有点脑子的,都想不出这么自残的方式。
  街上行人稀稀疏疏,廖宴也不着急,反正两点才办公。他听着车载音乐,嘴里哼着小曲,慢慢悠悠地开着,沿途顺便欣赏一下滨市这一年多的变化。
  其实没什么变化,路还是那些路,店还是那些店,人还是……
  正当他要收回东张西望的目光,眼睛却被定在一个正要过马路的女人身上。
  廖宴心里一震,下意识的踩了刹车,停在路边。
  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?怎么看谁都像那个倒霉丫头?更何况,这个撑着炫目碎花太阳伞的女人,还是个身怀六甲的孕妇。
  路栩羽从快餐店买了套餐,准备过马路坐地铁回家,她现在不太方便一个人在外面吃饭。
  今天天气预报有三十五度,可她还是不敢穿太少,此时有种在桑拿室裹着三层棉被的窒息感,再不“卸货”真要出人命了!
  而路边还有个不长眼的,把车停在她跟前,挡了她好不容易等来的绿灯!是可忍熟不可忍!
  路栩羽正要抬手敲玻璃,副驾驶一侧的车窗缓缓拉下来,冷气扑面而来,一个戴着大黑超的男人探过头来,嘴角挂着笑,看着她说:“真巧,没想到碰见你了,送你一程?”
  虽然这个男人的脸被大黑超遮了一半,但即便化成灰她都认得,只是没想到他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眼前,就像从天而降似的。
  路栩羽的心狂跳,脸色变了又变,第一反应是拒绝的,可身体被那股凉爽的冷气俘虏,背叛了大脑,等她反应过来,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  廖宴只是随口一问,以他对这倒霉丫头的了解,她肯定甩都不甩他,转头就走。
  今天怎么转性了?
  廖宴想了想,大概归结于天气太热的缘故。
  路栩羽上车就后悔了,为了掩饰尴尬,她扭头去拽安全带,由于肚子太大碍事,她想拽长点再扣上,可能是好久没人用过了,她拽了几下没拽动,却又不死心的用上蛮力。
  廖宴实在看不下去,无奈的摇摇头,心想这丫头怎么还是老样子?永远都这么嘴硬,不肯服软,说句“帮我一下”会死吗?
  “我来吧。”
  廖宴解开自己的安全带,探过身帮她,他半个身子几乎要贴在路栩羽身上,淡淡的烟草味猛然钻进她的鼻子,那是她最熟悉又最讨厌的味道,像一只轻盈的羽毛,撩绕着她的心,最后落在心底被封印的尘灰上。
  路栩羽下意识的一偏头,把脸移开,防止可能会发生的脸部接触。
  她现在更后悔上了这男人的车,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?
  算了,忍忍吧,就当是打车了。
  更况且她又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  “行了,坐好吧。”随着一声清脆的安全带入鞘声,刚才那段暧昧的小插曲总算揭过去了。
  “谢谢。”路栩羽松了口气。
  廖宴等她坐好才启动车子,又按着她的习惯,把车载音乐声音关小,还把对着她吹的出风口换了方向。
  这一系列动作自然又体贴,路栩羽看在眼里,抿着唇没有吭声。
  廖宴扫了一眼她明显隆起的肚子问:“几个月了?”
  路栩羽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,淡淡地说:“八个月。”
  “怀孕了还吃垃圾食品?”廖宴问。
  这个问题如果问在别人身上,绝对是句关心,但对旁边这丫头来说,多少有点“狗拿耗子”了。因为他清楚得记得,她在他临走之前说过的那些狠话。
  路栩羽:“想吃。”
  没错,符合她的一贯作风,当年某人的确把吃一顿巨无霸当成改善伙食。想到这,廖宴不由得扫了一眼她手里的包装袋,一个写着巨无霸的纸盒赫然在目……
  他忽的一笑,“这么久了,你的口味还没有变?”
  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,但确是话里有话。他戴着大黑超,堂而皇之的用余光观察路栩羽的反应。
  令他失望的是,路栩羽并没有乖乖等着让他看,而是扭头看窗外,给他一个后脑勺,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:“关你屁事。”
  “都快当妈了,嘴上还没个把门的?想说什么不过脑子就往外冒?”猫耳朵廖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,一副好脾气的样子,其实他是要生气了。
  廖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点心烦意乱,尤其是从听到那句不以为然的“八个月”开始。
  路栩羽最讨厌他用这种训人的语气跟她说话,没好气儿的白了他一眼,忍住没吭声,不给他蹬鼻子上脸的机会。
  廖宴自嘲的笑了笑,他和路栩羽,很少有心平气和好好说话的时候,都跟上辈子有仇似的。
  路栩羽猛然想起什么,连忙往窗外看,“你这是要带我去哪?”
  廖宴一怔,才意识到忘了问她去哪,自然而然的往她以前住的地方开。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,就好像心里的小秘密被人无情的拆穿,他恼羞成怒地反问:“去哪你不早说?”
  “你也没问啊!”
  “我不问你就不说了?我要是把你卖了你也不吭声?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”
  一连三问的连珠炮轰进路栩羽的耳朵,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,当年两人一见面就互掐的场景又重现了。时隔一年,倒也没有陌生感,随时进入状态。
  路栩羽难得被他噎住,又错过了最佳反击时机,无论再说什么都苍白无力,于是脸一沉,“麻烦师傅把我放在路边吧。”
  廖宴还没从噎住路栩羽的胜利果实中咂摸出滋味,转脸就被她泼了一身冰渣子。
  这丫头生气了。
  还把他当出租车司机了……
  往往风平浪静背后,是席卷而来的暴风雨,但今天没有暴风雨,只有三十五度的桑拿天……
  以前,他不怕路栩羽跟他吵架,就怕她像现在这样憋大招,他拿她一点辙都没有。
  廖宴又懊恼又自责,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跟个孕妇抬杠挺没劲的,可不知怎的,刚才就是没忍住,忽然就失控了。
  于是,他迅速调整好心态,规规矩矩的给人赔礼道歉:“对不起,我刚才……说重了,你别往心里去。你住哪?我还是送你吧,你现在……”
  “海澜花园。”路栩羽不耐烦的打断他,不想听他后面的话。
  廖宴一怔,诧异地看看她,“你是说承阜路上的海澜花园空中别墅?……有钱人啊!”
  他斟酌了半天,试探性地问:“你老公……是干什么的?土豪吗?这么有钱?那小区一套房得半个亿吧?”
  “与你无关。”
  廖宴嘴贱,又不长记性,明知道路诩羽是这个臭脾气,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她,往往他说一车话,她顶多赏他个四字成语,能把他噎到南极去。
  如果吃一堑能长一智,恐怕廖宴从路栩羽那吃的“堑”有几吨了,也没见着他长几智。
  这会儿终于学会闭嘴了,一路安静的开到路栩羽的小区。
  海澜花园空中别墅是滨市象征性的高层建筑群,住得都是滨市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和一些土豪暴发户。小区安保森严,出入刷卡,还要人脸识别,闲杂人等一概不能入内。
  廖宴挺想进去参观一下,没准儿还能碰见几个小明星,但某人是不可能邀请他进去的。所以,他知趣的把车停在小区入口的路边。
  “谢谢。”路栩羽解开安全带要下车。
  廖宴忽然叫住了她,“栩羽……”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