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四章 惊喜变惊吓

第四章 惊喜变惊吓

  章子庚是市局的老领导,刑警出身,年轻时跟梁宗岚在一个队,参与破获过很多重案要案,逮捕过无数凶残的罪犯,立过几次大功,是市局的传奇人物。他为人低调,不苟言笑,训起人来不留情面,但又非常护短,体恤下属。
  廖宴来到章局办公室门口,刚要敲门,章局正巧从里面把门打开要出去,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,一愣神的功夫,廖宴嘿嘿一笑,耍起嘴来,“呦!章局这么客气,还亲自给我开门,我诚惶诚恐啊!”
  章局瞪了一眼没大没小的廖宴,本想轰他走,犹豫了一下,让他进了办公室,“我长话短说,今年警学院的毕业生里,有几个成绩特别优秀的,市里给我们局分配了几个,我看你们刑侦队这两年一直人手不够,这次给你们安排两个人。”章局回手从办公桌上拿了两份简历递给他,“你拿回去给老梁看一下,没什么问题,五一之后人就过来报到了。”
  增加人手这事,廖宴已经找章局说了几十次了,嘴皮子都磨破了,一句回信都没有,本以为没什么希望了,没想到这次不但给安排了,还给了两个人,简直是人品大爆发了!
  廖宴咧着嘴傻笑,高兴地从章局手里接过简历,刚要给领导唱赞歌,一眼扫在简历上的一寸照片,顿时大惊失色,“不对呀章局!怎么是个女的?”
  章局瞅了他一眼,脸一沉说:“女的怎么了?不是你天天嚷嚷着人手不够吗?给你安排了还挑三拣四的!”
  “章局,我们是刑侦队,不是隔壁经侦队,您给我个女警,出不了外勤,又跟不了现场,要她何用?当花瓶摆着?”廖宴仔细看了一眼简历上的照片,“嗬!还是个包子脸,您给我们送来个招财猫啊?”
  章局被他气得血压有点高,厉声喝斥:“你小子嘴怎么这么损?今年这波毕业生里,成绩优秀的女警只有她一个,人家专业是学刑技的,是她自己主动要求要来你们刑侦队实习,局里尊重实习生的个人意愿,才给你们队多加个人,你以为人都是大风刮来的?人家技侦科还找我要人呢!你百吃馒头还嫌黑!”
  廖宴翻了个白眼,不屑地说:“我们局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?都能尊重实习生的个人意愿了?我毕业那时候,也没人问我想去哪啊。”
  章局瞪了他一眼,说:“你这样的,有地方要就不错了!我问你最后一次,这个女警你们刑侦队要不要?不要的话,我让她去技侦科,以后你们队别再找我撒泼要人!”
  廖宴张了张嘴,硬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招财猫就招财猫吧,总比没有强。
  章子庚记得,当年廖宴刚分到局里时也就二十出头,那时他是个挺斯文,挺腼腆的小伙子,怎么这几年变得这么油嘴滑舌,憨皮赖脸了?难道是当年那件事受了刺激?要不是廖宴脑子灵活,办事靠谱,他早就找个茬把人打发了,也不会安排在老梁手底下悉心栽培。
  看廖宴不吭声,章局接着说:“实习期半年,毕业之后还指不定分哪了,到时候你想留,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!快滚吧!”
  说完,章局把廖宴轰出办公室。
  廖宴知道大局已定,多说不宜,只好认命。看着章局急匆匆的往外走,他多嘴问了句:“章叔,您这么着急干嘛去?”
  “上厕所!”
  廖宴扑哧一笑,原来他刚才耽误领导办“大事”了,真是罪过!于是拿着简历,乖乖地回队里去了。
  到了办公室,廖宴把简历往梁队桌上一放,抬腿坐在桌角,双手插肩,没好气地抱怨:“章局是不是老糊涂了?给我们刑侦队安排个女警,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!五一之后人就来了,您看着给安排吧。”
  梁队听了也颇为意外,戴上老花镜,认认真真的看起简历,“路栩栩,22岁……”
  “太上皇,第三个字是羽,没有木字旁。”廖宴无奈地给他纠正,心想戴着老花镜还看错。
  梁队没搭理他那茬儿,接着看,“这姑娘各项成绩很优秀啊!难得啊!得好好培养培养,将来肯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!”
  “行了!您老又要收徒弟了!回头我给她安排个拜师宴。”廖宴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拿起水杯刚喝了一口水,就听梁队自言自语地说:“嗯!这丫头长得也不错!”
  廖宴一口水差点喷出来,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心想这老花眼,还自带美颜功能!
  赵雨斌从刚才就竖着耳朵听廖宴和梁队说话,尤其是听见“女警”两个字,眼睛亮得跟开探照灯似的,耗子似的“嗖”的一下蹿了过来,挤在梁队旁边一起看简历。
  “梁队,您这是什么审美啊!这也叫好看?您对好看的要求也太那啥了吧。”赵雨斌“嗷”一嗓子,队里其他几只单身狗一拥而上,把梁队团团围住,争先恐后的要一睹芳容。
  “哎哎哎!一个个没出息样儿!都围着干嘛?有什么好看的?干活去!不想放假了是吧?谁不想放假明天跟我一起值班来!”廖宴大尾巴狼似的叫嚣,大家正看在兴头儿上,谁也不理他,全当他在放屁。
  “嘿!说还不听了是吧!”面对不服管教的小兔崽子们,廖宴只好亲自上阵,把他们一个个提溜开。大家回到座位上,一个个眼神如箭似的射向廖魔头。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,恐怕此时廖魔头已经被满清十大酷刑杀死几轮了!
  “廖副队,你自己看够了,不让我们看,你想吃独食啊?”
  “滚蛋!看什么够!我吐够了!”
  “老大,你太不尊重女警了,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你懂不懂啊?”
  “我们是刑侦队,不是插秧队,想随心配吃麦当劳去!”
  “小廖,你积点嘴德吧,当心打一辈子光棍!”
  “老黄,放心我陪你!”
  “嘿!你小子不想见着明天的太阳了是吧?”
  “没错!明天阴天没太阳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廖宴就像三国诸葛亮舌战群儒,那感觉真叫一个爽!
  他耍嘴炮把几只单身狗轰得哑口无言,大家打不过他,又骂不过他,一个个黑着脸,咬牙切齿的在心里诅咒他:总有遭报应的那一天!不是不报时候未到!
  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,廖魔头没想到他的报应来得这么快。
  三天后,他的刑侦队迎来了一个崭新的“春天”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