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五章 新人报到

第五章 新人报到

  滨市每年春天都会飞杨絮,一直要持续到五月底。尤其市局周围,道路两旁一排排的杨树,赶上大风天,漫天纷飞的白絮随风乱舞,如果再配两个持剑对峙的侠客,都可以拍古装玄幻剧了。
  早晨,廖宴捂着鼻子从一团团白絮中穿行,经过市局门口时,一眼扫在路边的一辆粉色甲壳虫上,他好奇的绕着那车转了一圈。
  一看车的颜色就知道,车主肯定是个年轻的女司机,而且还是个不长眼的,地上的黄线标得清清楚楚,她还敢往市局门口停,廖宴不得不佩服这位“孤胆英雄”,同时也狠狠鄙视这些不差钱的富二代,以为马路都是他们家的吗?
  目无王法,等着贴条吧!
  刚进办公大楼,廖宴就被对面走来的人叫住:“廖宴,怎么成白眉大侠了?”
  廖宴闻声一看,是技侦科的胡广源。
  胡广源比廖宴大三岁,方脸浓眉,显得少年老成。他跟廖宴站一起,活脱脱像个稳重成熟的中学老师,而廖宴就像个调皮捣蛋的倒霉学生。
  “早啊,胡队。”廖宴指指外面说:“你看咱局门口,这白毛雪下得都成灾了。年年这样,园林部门也不想想办法治理一下,粘在脸上、衣服上不说,弄得人大气都不敢喘,这要吸肺里还不得生根发芽!”
  “那你就带个口罩!”胡广源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,显得格外平易近人。“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?车限号了?”
  “可不,挤地铁过来的,下了地铁走这一路,我都快成圣诞老爷爷了。”廖宴把脸上和身上的白絮扑撸扑撸,又抬手指指手表,故意提醒他:“我今天可没迟到,踩着点进来的,你可别去章局那给我打小报告啊!”
  胡广源瞪了他一眼,“胡说什么呢!我哪有那闲工夫!”随即话锋一转,“对了,我听章局说,这次给你们刑侦队分了两个实习生?”
  廖宴一怔,心想这消息传得够快的,马上就有人跟他这羡慕嫉妒了。
  他点点头,不以为然地说:“是啊,格外开恩。”
  胡广源:“听说还有个女警?”
  廖宴了然一笑,原来重点在这句话。他真不知该从何说起,一想到那包子脸就发愁……
  胡广源看他这表情像是另有隐情,但又不好意思多问,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章局够照顾你们队的,回头等人来了给我们介绍介绍。”
  廖宴懒得跟他讨论包子脸的事,正打算胡乱敷衍两句走人,忽然手机响了,是梁队。
  “小廖,你在哪了?……正好,你去趟接待室,把那俩实习生接回来。”
  梁队这“太上皇”越来越过分了!接个实习生谁去不行,非要副组长亲自出马吗?天天拿他当跑腿小弟,真是大材小用!
  梁队说话声特别大,胡广源站旁边隔着手机都听得一清二楚,他朝廖宴一扬下巴,“走吧!正好参观一下你们刑侦队的第一位女刑警。”
  廖宴:“我说胡队,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呢?一个实习的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?”
  胡广源不管那套,推着廖宴往接待室走。离老远,他们就看见接待室门口堵着一帮人往里看,还交头接耳的。
  廖宴一肚子坏水又往外冒,突兀地喊了一嗓子:“局长来了!”
  大家被他吓得一激灵,条件反射似的立正站好,一瞬后发现被戏弄了,像极了上学时倒霉孩子骗全班同学喊“老师来了”的场景,都差点撸起袖子要跟廖宴干架。
  “廖宴你找死啊!”
  “廖宴你小子皮痒了是吧!”
  廖宴瞅瞅他们,一脸幸灾乐祸,“看你们一个个这怂样!就知道在领导面前装样子!不干活堆着干嘛呢?”
  廖宴在市局是出了名的嘴贱又招欠!更气人的是,有时候他把人逗急了还打不过他……活脱一个欠揍的混世魔王。
  为此,他没少被人打小报告,隔三差五还被请到局长办公室喝茶。挨骂写检查是常事,反正他脸皮八丈厚,挨骂时给个耳朵听着,检查让赵雨斌替他写,章局倒不会真把他这个副队长革职处理。
  他深知自己的主要任务是破案,抓罪犯。章局之所以纵着他,还不是因为整个市局找不到第二个办案能力强,破案率高的刑警了!按着他自己的话说就是,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偏偏要靠实力!
  “有什么好看的?让我看看。”廖宴看热闹不怕事大,凭借着身高的优势,一手扒拉开人群,往招待室里扫了一眼,没找到印象中的那个包子脸,心想不会是小姑娘后悔不来了吧?
  站在门口的小联络员看到廖宴,连忙打招呼:“廖副队好。”
  廖宴点点头,问:“分给我们队那个小姑娘怎么没来?”
  联络员奇怪的看着他说:“来了呀!”又指给他看,“那就是!路栩羽,你过来。”
  廖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瞳孔不由得放大,呼吸一滞,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。
  一个眉目清秀,身材高挑的女孩走到他面前,目光平静的看着他,不卑不亢。
  路栩羽:“你好。”
  简单干脆,没有半句废话,没有故意套近乎,甚至连个微笑也没有。
  卧槽!这不是高冷版的林青霞吗!一会儿得去趟章局办公室给他老人家赔礼道歉!
  作为一个身经百战,心理素质过硬的优秀刑警,面对眼前这个惊为天人的美女,即便内心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跑,表面上也会尽量装得波澜不惊。
  廖宴当刑警七、八年,形形色色什么人都见过,甚至有人从他旁边走过,他都能闻出来是不是吸毒者和小偷,这都是经验。但他对美女脸盲,觉得她们千篇一律都是眼大肤白大长腿,并没有给他留下过深刻印象。他自认为见多识广,眼光挑剔,但今天孤陋寡闻了。
  路栩羽给他的感觉不单单是漂亮,而是干净。他从没见过像路栩羽这么干净的女孩,她整个人就像是绿叶上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,没有沾染过一丝尘埃,又像是沐浴在晨光里的一朵百合花,让人不禁想呵护,不忍去触碰。
  廖宴眼中的震撼一瞬即逝,心也渐渐沉了下来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路栩羽,直觉告诉他有哪里不对劲,怎么招财猫就变美女了?肯定有问题!
  廖宴有个毛病,他有心事或者心情不好时,招欠的嘴就会切换到“惜字如金”模式。他压下心中的疑虑,言简意赅地说:“你好,走吧。”
  “等等!还有一个呢!”小联络员连忙拦住他,把一个存在感很低的小卷毛塞到他面前,笑着说:“廖副队,这是秦晓舟,也是你们刑侦队的实习生。”
  秦晓舟有一头蓬松的自来卷,白白净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瘦得像一只好欺负的弱鸡。他拘谨地看着廖宴,手和脚都不知道该放哪,鼓起勇气刚要开口,就被廖宴打断了,“回队里再说吧。”
  廖宴一回身,看见刚才被他戏弄嘲笑的围观同事,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那些奇怪的眼神。也难怪,像路栩羽这朵鲜花凭空插在刑侦队头上……是一件多么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事情啊!
  廖宴了然地笑了笑,大步流星的从他们面前走过,那得意扬扬的表情别提多欠揍了。两个倒霉的实习生颠颠儿地跟在后面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