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十章 这是什么反应

第十章 这是什么反应

  廖宴在心里给赵雨斌竖起了大拇指,这小兔崽子脑子转得真快!套话的本事在哪都能派上用场。
  在场的众人接到赵狐狸的暗号,心照不宣的对了个眼神,屏住呼吸,偷偷注意路栩羽的反应。
  可惜,路栩羽只是微微一怔,面无表情地看看他,低下头默默地吃饭。
 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  这是什么反应?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有没有男朋友的事吗?
  此时的气氛有点小尴尬,阴谋没有得逞的赵雨斌被晾在一边,对路栩羽这个冷漠的反应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都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应对,干巴巴的嘿嘿两声,不吭声了。
  廖宴看戏都看饱了,他放下筷子,缓缓靠在椅背上,含笑看着路栩羽,觉得这姑娘就像开在雪山顶的一朵雪莲,冷艳孤傲,从头到脚散发着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。却总能给他带来惊喜,就连无所不能的赵狐狸都被她破了阵,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了。
  路栩羽像个没事人似的吃了一口菜,不禁皱皱眉。
  难吃!又咸又油,实在难以下咽,这么难吃的饭还能胖十斤,这些人的味蕾是塑料做的吗?
  她放下筷子,起身去了窗口,端来一碗热水。
  白水涮菜,廖宴太熟悉不过了,他当初为了练腹肌也这么吃过一段时间。他刚想开口显摆几句,就看见路栩羽解开拉链,把上衣脱了,随手搭在椅背上,里面是件白色体恤,露出了她细嫩光滑的手臂,和一块让廖宴目瞪口呆的手表。
  俗话说的好,穷玩车富玩表,无产阶级玩电脑。廖宴喜欢表,但也跟鞋一样,只是单纯的喜欢。最值钱的一块手表,还是当年他攒了一年的工资,拖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。
  有一次追捕罪犯时,不小心把表盘磕掉一小块,把他心疼坏了,梁队还嘲笑他跟掉块肉似的,后来都不舍得戴了。现在习惯用手机看时间,偶尔心血来潮才戴块手表玩玩。路栩羽手上这块,乍一看平凡无奇,牌子也是让人看不懂的一串英文,但懂行的一眼能认出来,低调的奢华,除了贵,没别的毛病。
  廖宴实在看不惯这些有钱人的教育方式,不老老实实把孩子送出国留学,竟然煞费苦心的送来当警察,这玩的是哪国的教育理论?还胆大包天的专门在人民警察面前炫富,真以为市局是自己家后花园,在这开party了!
  吃完饭,廖宴让路栩羽先回去,他们几个男的去抽烟,大家凑在一起,聊的话题也都是路栩羽这朵雪莲花。
  “我还是猜她没男朋友。”赵雨斌还不死心的继续刚才那个话题。
  “为什么?”大家问。
  赵雨斌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:“你们刚才也看见了,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哪个男人受得了?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,……可惜了。”
  “这就放弃了?”廖宴吐了口烟,一脸不屑地看看他,“刚才献殷勤那股劲哪去了?小兔崽子!”
  赵雨斌失落地撇撇嘴,忽然眼前一亮,他看见秦晓舟了!这个一向存在感很低的小卷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!
  赵雨斌一把把小卷毛拽过来,“兄弟,你跟路栩羽是一个学校的吧?跟我们说说她呗!”
  秦晓舟抬手推了推眼镜,战战兢兢地说:“她是学刑技的,跟我不是一个系,我跟她不熟。”
  众人大失所望,以为故事结束了。
  接着,秦晓舟说:“她平时特别低调,喜欢独来独往。”
  “还有么?”
  “听说她家里很有钱。”
  廖宴实在受不了秦晓舟这磨磨叽叽的脾气,忍不住吼了一声:“你小子说话能不能别跟挤牙膏似的!这点小破事还吊人胃口?”
  秦晓舟冤得很,他不是成心想吊大家胃口,而是他跟路栩羽真的不熟,他也需要回忆才能想起来。可他不敢解释,他有点怕廖宴,觉得他有时候像个发疯的老虎,随时要咬人。
  赵雨斌怕秦晓舟被廖魔头吓着,赶紧解释:“你别怕,老大就是急脾气,没别的意思,咱们都是一个队的,你不用紧张,有什么说什么就好。那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?”
  秦晓舟面无表情地摇摇头。
  廖宴对天翻了个白眼,忍着不去掐死这个小卷毛。
  赵雨斌:“没有?”
  “不知道。”秦晓舟说:“不过,听说追她的人特别多。”
  难怪傻小子们献殷勤的时候,路栩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,敢情已经见怪不怪了。这样有颜又有钱的女孩子,没人追才怪!
  赵雨斌还想问什么,被廖宴硬生生的打断:“那丫头有没有男朋友重要吗?重要的是你们谁都养不起她!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,赶紧回去干活!别再打听了!”
  赵雨斌不服气地小声嘟囔一句:“说得就跟你养得起似的!”
  “嘿!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学会顶嘴了是吧!”廖宴抬脚朝赵雨斌屁股踢了一下。
  回到办公室,他们看到路栩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位子上,单手支头翻看着资料。
  午后的阳光透过百叶窗,落在她额头的一缕碎发上,使她整个人都散发着恬静的光芒,就像油画里的美丽少女,安静地犹如一滩幽深的湖水。
  此情此景,让廖宴不禁想起朋友圈里的一句话:愿岁月静好,始于初见,止于终老……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