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十七章 同病相怜

第十七章 同病相怜

  廖宴挨了一脚后,脸上的疼痛严重影响了大脑的思维。他平时跟小姑娘从没说过一句过界的话,而“你要对我负责”这种话,绝对在他“过界”的黑名单里。
  他刚要解释一句,就听路栩羽干脆利索地说了个:“好!”
  廖宴和赵雨斌同时一愣,但看到路栩羽梗着脖子不在乎的表情,就知道事实不是他们误会的那样。
  她想负责,廖魔头还不敢把自己交给她呢!搞不好会被她大卸八块!
  廖宴捂着半边脸对俩人说:“受害人说,嫌疑人袭击之后往山里跑了,我们上山看看。”
  路栩羽看见廖宴疼得龇牙咧嘴,她忽然有点内疚,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大反应,就是忽然很害怕,就出脚了。那一脚,她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量,脸肿之后恐怕还会发青发紫,也许还会变形,没准真可能毁容!
  她越想越害怕,忍不住问:“先去医院看一下吧?”
  “你给我闭嘴吧!”廖宴现在听见她说话脸更疼了。
  三个人顺着山路一直走到山顶,发现只有一个凉亭和眺望台,并没有找到适合逃跑的路线。
  “不可能到山顶,他作案后必须迅速逃离公园,往山上跑不合逻辑。”廖宴一说话扯得脸更疼,只能咬着牙慢慢说,尽量不动用脸部肌肉。
  “也许他往山里跑,是有别的目的。”路栩羽没忍住,还是开了口。
  廖宴翻了个白眼,说跟没说一样。
  三个人下山后绕到了公园的后门,发现后门虽然僻静,但晚上十点会落锁,案发时间是夜里十一点多,嫌疑人不可能从后门出去,不是后门,只能走正门,也不排除翻墙的可能性。
  “回去吧!”廖宴脸疼得心烦意乱,只想赶紧找块冰敷上。
  他回身没看见路栩羽,“倒霉丫头去哪了?”
  他现在不想叫她的名字,觉得“倒霉丫头”这个称呼更符合她的所作所为,更解气。
  “没注意,可能去厕所了吧。”赵雨斌四下看了看。
  “赶紧给她打电话,让她别瞎跑了,去停车场集合。”廖宴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,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  没走几步,就听见赵雨斌在身后喊:“老大,等等!”
  廖宴不耐烦地回过头,刚要张口喷他,就看见路栩羽拿着三瓶矿泉水走了过来。
  他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,还真有点渴了。
  路栩羽递给赵雨斌一瓶,又递给廖宴一瓶,廖宴刚要接,又把手缩了回去,冷眼看着冻成冰坨子的矿泉水,面无表情地问:“你让我直接吞吗?”
  “敷脸!”路栩羽白了他一眼,又递给他一瓶常温的。
  廖宴:“……”
  好吧,误会她的一片孝心了……
  廖宴这个样子也没法开车了,他四仰八叉地歪在后排座椅上,一边闭目养神,一边举着冰坨子敷脸,感觉比刚才好太多了。
  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又被赵雨斌的急刹车惊醒,忽然想起路栩羽晕车的事。
  他看到路栩羽把旁边的车窗全打开了,风呼呼的往里灌,她迎着风,单手支着下巴,就像一座雕像一样一动不动。只有在赵雨斌踩急刹车的时候,才跟着晃动一下身子。
  而那小子最擅长的就是踩急刹车,她就一直跟着晃……
  廖宴惨不忍睹地闭上了眼睛。
  活该!谁让你把我伤成这样!晕死你!
  ----------
  回到市局,路栩羽直奔洗手间,而一向“作恶多端”的廖魔头则成为了刑侦队的笑柄。
  “呦!老大,你脸怎么了?撞电线杆子上了?”
  “廖宴,遭报应了吧?以后嘴别那么欠啦!”
  “完了!你这回毁容了,更没人要你了。”
  宋铠跑过来,像围观国宝大熊猫似的仔细欣赏他的脸,煞有介事地说:“老大,你这脸伤得挺有学问的,让我想起一句成语……半人半兽!”
  廖宴一巴掌糊在他脸上,“滚蛋!”
  老黄:“是半青半黄。”
  连骅:“半生半熟!”
  可谓墙倒众人推,破鼓众人捶。廖宴抿着嘴,狠狠地指指这帮没良心的小兔崽子,警告他们,等我好了,非整死你们不可!
  太上皇溜溜达达走过来,戴上老花镜,亲自察看伤情,“小兔崽子,你这半人半鬼的咋整的?”
  廖宴气结,老东西也跟着起哄!
  “不小心撞了一下。”廖宴草草敷衍了一句。
  “我还以为有人袭警呢!以后多注意吧!别整天慌里慌张的,都快三十的人了!”
  “知道了!您就甭跟着添乱了!”
  廖宴让赵雨斌从餐厅拿了个冰袋,裹上毛巾绑在脸上,比直接敷冰坨子舒服些,不用举着了。
  “那小丫头哪去了?”梁队问。
  “吐去了。”
  吐死她才好呢!
  中午,为了避免成为市局的笑柄,廖宴决定在脸好之前,不去餐厅吃饭。他让赵雨斌把饭打包带回来,自己在办公室吃。
  而罪魁祸首路栩羽却在这碍眼,严重影响他的食欲,他扬声问:“你怎么还不去吃饭?”
  路栩羽才坐下没多久,她刚才吐得死去活来,浑身瘫软,不想说话。她发誓永远不坐赵雨斌开的车!她甚至都怀疑赵雨斌是替廖宴报仇,故意整她!
  路栩羽哼唧了一声,“带饭了。”
  廖宴便不再理她,自己闷头吃饭。
  等他吃饱喝足了,抬头一看,路栩羽还是刚才那个姿势,表情痛苦的跟她的午饭大眼瞪小眼。
  吃饭不积极,纯属有问题!
  廖宴脸上绑着个冰袋,晃晃悠悠来到路栩羽跟前,看看她奄奄一息的模样,不由得发出感慨。
  他伤在脸上,却吃嘛嘛香,而这倒霉丫头除了脸色发白,表面上一点事没有,却胃里翻滚,啥也吃不下。
  老天真是公平啊!
  自从昨天吃了路栩羽做的蛋糕,廖宴一直念念难忘,他低头仔细端详了一下路栩羽带的午饭,“你做的这是什么?”
  “三明治。”
  “里面都有什么?”
  路栩羽把三明治往廖宴跟前一推,转身去了会议室。
  这可是你让我吃的。
  廖宴拿起三明治,不客气地咬了一口,看见里面有鸡肉,牛油果,番茄,煮鸡蛋,沙拉酱。
  吃得挺健康,味道也不错!
  不要脸的廖魔头又给自己加了餐,看在倒霉丫头做的三明治好吃的份上,他决定不再跟她计较了,但如果真毁容了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  他又溜达到会议室门口,看到路栩羽趴在桌子上,像是睡着了。
  看见她可怜巴巴的样子,廖宴开始怜香惜玉起来,他全然忘了自己说过的那些狠话,愤愤地想,赵雨斌这个小兔崽子,对小姑娘这么狠!活该找不到对象!
  他给赵雨斌打了电话,让他从餐厅捎一份小米粥回来,再去趟医务室给路栩羽拿点药。
  ----------
  路栩羽迷迷糊糊睡了一觉,觉得胃里不那么难受了。她从会议室出来,发现办公室里没人,大家都在开会。
  她轻轻敲了下门,推门进去,还没找地方坐下,就听廖宴说:“我让赵雨斌给你拿的小米粥和药,放你桌上了,你先吃点东西,再把药吃了,不舒服就回家休息,今天不用跟着了。”
  路栩羽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出去了。
  她前脚刚走,后脚就有人起哄,“老大,头一次见你对姑娘这么体贴,被人踢了还不计前嫌,大气!”赵雨斌还不忘给廖宴竖起个大拇指。
  “闭嘴!”
  赵雨斌自知说错了话,乖乖窝在一边不敢吭声。
  不过已经晚了,此时廖魔头的威慑力不足以遮掩事情的真相,小兔崽子们猴精猴精的,立马从赵狐狸说漏嘴的话里,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,都跟着起哄架秧子。
  廖魔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们,暗自又给这帮小兔崽子记上了一笔。
  等我好了,咱们一笔一笔的算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