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十八章 女孩失踪

第十八章 女孩失踪

  廖宴看看众人,说:“根据刚才老黄汇报的卢林公园的情况,结合红谷公园,大家有什么想法?”
  老黄:“我简单说两句,两个公园的案发地相似,都是在一段偏僻的山路,显然嫌疑人对两个公园的地形非常熟悉,很可能住在附近。”
  廖宴抿着嘴思索了一下,说:“我还是之前的问题,嫌疑人为什么辗转两个公园?为什么一周作案一次?”说到这,他看向宋铠,“监控拿到了吗?”
  “拿到了,老大。我上午把两个公园案发时现场的监控调出来,发现两个摄像头都不同程度被树叶遮挡,什么都看不到。”
  廖宴重重地喷了口气,说:“案发地周围的监控也调出来,我就不信他长翅膀飞了!”
  这时,梁队手机响了,大家屏住呼吸,看着梁队接通电话,随着梁队的脸色越变越难看,大家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
  梁队挂断电话,看向众人,“北湖区刚刚接到报案,一个女孩失踪,家人说她平时有夜跑的习惯。”
  怕什么来什么!
  五分钟之前还热热闹闹的会议室,此时陷入了一片沉寂,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。突如其来的女孩失踪事件,让人不由得和眼前的公园猥亵案联系起来,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?这个女孩会不会就在红谷公园失踪?
  梁队对廖宴说:“你带人去趟北湖区公安局,越快越好!我怕……”
  梁队没把话说完,他有个不祥的预感,这个女孩恐怕凶多吉少!
  廖宴:“宋铠跟秦晓舟留下,继续查监控,其他人跟我去北湖区!”
  廖宴安排完任务,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往外走,经过水房时,看见路栩羽端着小米粥从里面出来,她应该是刚加热完准备吃。看到他们经过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廖宴没空搭理她,径直从她身边走过。
  赵雨斌开着车,还没出市局,就看路栩羽迎面追了过来,“等一下!”
  她气喘吁吁地敲敲车窗,“我也去。”
  廖宴坐在副驾驶,他摇下车窗对她说:“你还敢坐他开的车吗?”
  路栩羽看看主驾驶上的赵雨斌,犹豫一下,不吭声了。
  廖宴嘴角一扬,说:“你别去了,一会儿我们也顾不上你,你留下和宋铠他们查监控,有任何发现随时向我汇报,咱们争取尽快破案。”
  路栩羽一怔,心里莫名一暖,他说“咱们”,仿佛认定了她就是他们中不可缺少的一员,而不是被嫌弃的黄毛丫头。
  路栩羽:“好!”
  ----------
  失踪女孩叫于薇薇,今年24岁,五江市人,在滨市读的大学,又留在滨市工作。她在北湖区向春小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,平时一个人居住,父母都在五江老家。
  报警的是一个年轻男孩,廖宴上下打量了他一下,问:“你和失踪女孩是什么关系?”
  男孩情绪很焦急,但还是非常配合,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  廖宴深深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失踪的?”
  男孩犹豫了一下,说:“今天。”
  廖宴不耐烦地皱了皱眉,对他说:“哥们,我没时间陪你玩一问一答的游戏,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,越细越好,别跟挤牙膏似的俩字往外蹦!”
  男孩点点头,“四号晚上,我们通完电话她就出去跑步了,五号一天没有联系我,晚上我给她打电话,发现她手机关机。今天上午我给她打了几个电话还是关机,我就去她住的地方找她,敲门一直没有人开,打开门之后发现,她一直没有回家,我就报警了。”
  廖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眼睛问:“你五号一天都在哪?干什么了?有没有人证?”
  男孩被他的问题问愣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廖宴:“我……你怀疑我?我可是她男朋友!”
  廖宴一边往本上记,一边说:“这是例行的询问,谁来都得这么问,请配合一下。”他又补了一句:“我还是那句话,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,越细越好,失踪的是你女朋友,晚找到一分钟,她就多一分钟的危险。”
  听到廖宴最后一句话,男孩的脸刷一下白了,老老实实地说:“以前都是我陪她一起夜跑,四号晚上我们通电话时吵架了,我就没有过来找她,我看她发朋友圈说自己去跑步了。五号白天我在上班没有联系她,平时吵架都是我主动联系她,她从不联系我,正好那天晚上我加班了,很晚才回家,联系她时她关机了,我以为她睡了。”
  “今天一早,我就给她打电话,还是关机,上午又打了好几个一直都是关机,我觉得不对劲,从公司请了假去家里找她,敲门没人开,我给她父母和朋友打电话问,都没联系过她,我打开门发现她不在家,跑步的衣服和鞋子也不在,我怀疑她四号晚上就没回来,所以我报警了。”
  男孩说着说着忽然哭了起来,“她五一之前刚刚辞职,我们准备去西藏旅游,机票都买好了,就在九号。那天吵架只是因为旅游行程的意见不统一,也不是什么大事,她不会因为这个……想不开自杀吧?”
  廖宴嗤的一笑,真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,都怀疑是自杀,还说吵架不是什么大事。
  “她平时夜跑都去哪?”
  “附近的公园。”
  “红谷公园?”
  “对。”
  廖宴朝他一瞪眼,把笔一摔,“又挤牙膏了是不是!”
  男孩被廖魔头吓了一跳,“只去红谷公园!”
  廖宴平时询问的时候,态度虽说不温柔,但也不像今天这样凶神恶煞。他一上来就听出这小子没说实话,避重就轻,还吞吞吐吐的。当听说大晚上吵完架,放心让女孩一个人出去跑步,他都想替女孩父母揍这小子一顿。
  人家放心把闺女交给你,你却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对女孩不管不顾,不闻不问,还他妈是男人嘛!更可气的是,他还天真的以为,女孩是因为这点小屁事想自杀,这小子不仅不是男人,还他妈是个蠢蛋!
  “行,你先回去等着,有消息我们会随时通知你。”
  ----------
  在市局刑侦队的协助下,北湖区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专案小组,在专案组组长廖宴的指挥下,针对目前了解到的情况,决定兵分两路,展开寻查工作。
  廖宴前脚把男孩打发走,后脚就嘱咐老黄:“你带两个民警跟着他,别看他是报警人,这小子也是嫌疑人之一。”
  他又把从男孩那要的女孩的生活照,发到连骅和赵雨斌手机,“你们带人去女孩住的小区了解一下具体情况,再联系一下女孩父母和朋友,具体核查一下。”他不能只听男孩的一面之词。
  人都派出去了,廖宴脑子里盘算着下一步的工作。他无意中看了一眼女孩的照片,发现是一张自拍照。女孩长发披肩,比着剪刀手,甜美的笑脸上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但凡看了照片的人,都会被女孩的笑所感染。
  廖宴叹了口气,不禁想起男孩的话。
  这么烂漫可爱的女孩,怎么可能会一时想不开自杀呢?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