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猪八戒小说网>综合其他>破颜行动> 第二十一章 早餐的约定

第二十一章 早餐的约定

  当路栩羽拎着两个大袋子返回公园时,廖宴正在给大家开会布置后续的工作。
  “现在已经锁定刘永筑就是于薇薇失踪案的犯罪嫌疑人,刚才赵雨斌打来电话汇报,赵永筑五号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居住的小区,凌晨四点多拎着行李箱又匆匆离开,直奔火车站,目前他手机关机,处于失联状态,很可能是畏罪潜逃了。”
  “大家兵分两路,第一小组配合赵雨斌追捕嫌疑人刘永筑,第二小组继续留在公园,寻找失踪女孩于薇薇。目前,从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,于薇薇从四号晚上十点十分进入公园,一直没有离开。大家做好最坏的打算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这几天大家辛苦点,争取尽快把人找到,给家属和公众一个交代。”
  廖宴忽然又想起一茬,“连骅把赵永筑的照片和个人信息发到官网上去,我们向公众征集嫌疑人的线索,这小子想逃没那么容易!逃到天边也得给他抓回来!”
  安排完工作,廖宴忽然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炸鸡味道。他看到桌上放着的两大袋子,不明白自己那一百块钱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?
  “先吃饭吧,吃完饭在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一群饿狼也没客气,蜂拥而上,划分袋子里的食物。
  “小路,你这是从哪个店买的全家桶?怎么给这么多啊?我记得之前买的都是半桶。”
  路栩羽:“我让他们把两桶拼成了一桶。”
  “什么!你买的全家桶?”廖宴眼角忽然猛跳几下,跑过去扒开袋子一看,除了满满当当两大桶全家桶外,还有十来个汉堡和十几瓶饮料……
  这个倒霉丫头绝对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!
  廖宴咬着后槽牙问:“谁让你买这些了?”
  “你也没说买什么呀!”路栩羽理直气壮地说,“你给的那点钱什么都不够买的。”
  廖宴:“……”
  好吧,算他失误了……
  “你刚才说,这一桶的量其实是两桶?”
  “对,这些其实是四桶。”路栩羽淡定地看着廖宴。
  廖魔头没办法像她这么淡定了,他给了她一百,她却当成了定金!倒霉丫头是故意的!
  廖宴揉揉眉心,觉得身心疲惫,他把路栩羽叫到一旁,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知道你不差钱,但也不能这么造啊。你刚来,可能还不懂我们的规矩,一般情况,我们的餐标都是一个人十五块钱,有时候临时加班,大家就凑吃点泡面或者大饼夹一切之类便宜又解饱的。你今天突然打破这个规矩,容易让大家产生不良的情绪波动。”
  不良的情绪波动?
  路栩羽看看那帮人狼吞虎咽,吃得乐不可支的样子,觉得廖宴是在说梦话。
  廖宴叹了口气,拿出钱包,“你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  “这顿算我请。”她把廖宴之前给的一百块钱也还给了他,“算我对今天的过失,向你赔礼吧。”
  过失?
  廖宴一愣,忽然反应过来,原来是说踢他那一脚的事,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。
  嘶……还是挺疼的。
  廖宴明白她的意思,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算有点良心,他抿嘴一笑,“这不行,一码归一码,你向我赔礼,怎么还扯上别人了?”
  路栩羽认真地问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  廖宴对上她漆黑明亮的眼睛,一时竟忘了词,他东看看西看看,绞尽脑汁想出个办法,“你要是真想向我赔礼,等这件事完了,给我做一个礼拜早点,呵…就今天中午吃的三明治就行。”
  路栩羽有些意外地看着他,一瞬后点点头。
  廖宴看路栩羽答应了,从钱包里抽出五百块钱塞给她,向她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扭头对那帮小兔崽子说,“今天这顿饭可是路栩羽请客,你们只顾着闷头吃,连声谢谢都不说一句吗?没良心的东西!”
  “谢谢美女!”
  “谢谢小路!”连骅凑过来小声跟路栩羽说,“你比廖哥大方多啦,廖哥请客就知道买大饼加一切!”
  “滚!吃都堵不住你的嘴!”耳聪目明的廖魔头伸手朝连骅脑袋拍了一下。
  连骅一个闪身躲开了,还不忘偷偷向路栩羽竖起个大拇指。
  路栩羽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,这顿饭原本是廖宴自掏腰包请大家吃的,而她擅自做主把餐标提高这么多,他是怕大家的嘴被她喂叼了,以后再“回到解放前”,少不了跟他抱怨。
  路栩羽暗自一笑,这人心眼还挺多的,怪她今天让他破费了。
  心眼挺多的廖副队,一时失策,一顿晚饭花了五百大洋!心里直滴血!他也不顾副组长形象了,多吃一口少亏一口,一个鸡腿两三口就刮干净了,又吃了两个汉堡……吃得那叫痛不欲生!
  ----------
  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干活,尤其是这么丰盛的一顿晚餐,大家的劲头十足,都跟上满发条似的,整装待命,保证廖宴指哪他们打哪,绝不含糊!
  “在这么大公园里找一个人,我知道难度很大,我刚才已经请示了章局,他同意加派警力协助搜救工作。大家三个人一组,把重点放在后山附近,晚上多加小心,有事随时汇报!”
  夜里雨停了,但山路泥泞湿滑,给搜救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,还好章局安排的支援很快就赶到了。大家深一脚浅一脚顺着山路一点一点找。
  路栩羽没有参加搜救工作,而是按照廖宴的吩咐,把群众提供的嫌疑人线索记录下来,筛选出有价值的部分发给赵雨斌,希望能尽快抓到嫌疑人。
  天快蒙蒙亮的时候,廖宴才带着人回来,这帮人虽然穿着雨衣雨鞋,但一个个跟在泥塘里打了滚的泥鳅似的,浑身上下全都是泥。
  廖宴把满身是泥的雨衣和雨鞋脱了,凉水洗了把脸,从桌上的袋子里扒拉出来一个鸡腿啃起来,又拿起一杯不知谁喝剩下的可乐灌了下去。
  路栩羽走过去问:“怎么样?”
  廖宴吸了一口可乐,摇摇头说:“山上没找到,等天亮了再去湖里看看,如果湖里再没有……那就只能挖地三尺了,或者等抓到嫌疑人,由他指认。”
  廖宴看了眼手表,问:“你一直没睡?”
  “我刚才趴了一会儿。”
  “我眯一会儿,有事你叫我。”说完,廖宴把两把椅子一拼,蜷缩着躺下,外套往身上一搭,瞬间的功夫就睡着了。
  路栩羽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,红肿的半边脸,穿着刚才洗脸时弄湿了一大片的上衣,头发还湿漉漉的,就这么随随便便找个地方睡下了……
  她忽然想起另一个人,当年是不是也这样跟廖宴一样随便找口东西吃,随便找个地方就睡呢?
  她一回身,看到七八个警察,什么姿势都有,也像廖宴一样囫囵着睡着了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